爱上东兴-广西新闻网
史海钩沉农超爱上东兴是有理由的。我曾多次到过东兴。近来,我应东兴市政协主席吴文约请再次拜访东兴,经过他这个“东兴通”的引路,我与这座城市深藏的文明和名人有了一次心灵对话,对东兴的了解愈加深化。对话一:进入世界回忆名录的我国东兴侨批。所谓“侨批”,简称“批”,俗称“番批”“银信”。福建方言或潮汕话将“信”称为“批”。“侨批”专指海外华裔经过海内外民间安排汇寄到国内的汇款暨家书,是一种信、集合一的特别邮传载体。1941年12月,日本发起太平洋战争,侵华日军封闭了海路航运,我国滨海各口岸多被日军占据和封闭,致使广东、福建、广西等区域邮路中止,一贯依靠海外侨批款接济奉养家庭的上百万广东潮汕区域和福建的侨眷断绝了经济来源,侨乡人民生活堕入巨大窘境。一批有识之士为了抢救侨眷于水火折磨,冒着生命危险极力探寻寄送侨批的新汇路。幸亏的是,其时有3000多家商户、30多家银台和多家民营金铺的东兴商业十分昌盛,成为幸存的我国西南仅有的对外口岸。其时世界社会援助我国抗战的军需品和救助物资,大部分都是经过越南海防转运芒街后进入东兴,再运往我国内地。汇路应运而生。由此,在特别的战争年代,东兴凭借它的特别地理方位,暂时替代了香港的世界金融纽带方位,将东南亚的侨汇线路由东兴沿着广西、广东内陆区域隐秘转到潮汕,拓荒出一条弯曲弯曲的新的生命线。当年经此地过往人流的脚印、批信的戳记、海外抗日军需物资不可胜数,对解救广东潮汕区域和福建民众以及我国的抗战起到了不可磨灭的效果,成为东兴援助抗日救国前史的又一见证。对话二:东兴籍世界重量级名人、世界华人协会会长程万琦。程万琦性格豪侠,终身充溢传奇色彩。其祖父程璧金是国民党创建人之一,曾做过孙中山先生的秘书和我国银行行长;父亲程泽民(又叫程成红)在上世纪20年代已经是我国共产党党员。程万琦现在是有600多万名会员的世界华人协会会长,会员遍及全球138个国家和区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华人社团。他还曾担任世界最大世界体育安排——世界篮球联合会的主席。程万琦脚印遍及全球近200个国家,经世界华人协会穿针引线于内地成功兴修的外资、合资企业近5000家;他还于1980年代在纽约创建了东方银行,现在银行已有10亿美元财物……对话三:东兴籍名震东南亚的文明名人黄谷柳。黄谷柳既是武士,又是文人。他出生于1908年,后参与由东兴籍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大将、榜首集团军总司令陈济棠领导的国民革命军所部,后进入循环日报社当校正,从此走上文学创造之路。1937年抗战迸发后,他先后参与了淞沪会战、南京战争,在重庆参与了文协,从事小说、戏曲创造,任南边日报社记者。1949年2月,由文艺界著名人士夏衍和周而复介绍参与我国人民解放军,参与我国共产党。新我国建立后,历任广东省文艺创造室专业作家、南路人民报修改、南边日报社记者。1951年、1952年先后两次以战地记者身份随团出访朝鲜慰劳志愿军,参与了三八线防御战的西海岸守备战,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颁布的“军功章”。1953年末从朝鲜归国后进入作协,从事专业文艺创造。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文学生计中,他的电影文学剧本《此恨绵绵无绝期》和《七十二家房客》妇孺皆知,深受观众喜欢。1947年面世的长篇小说《虾球传》,更是以共同的体裁和写作风格颤动文坛,给其时窒息的文坛注入了春风,被认为是“大时代描写”的模范。广东电视台将《虾球传》拍照成同名电视连续剧,成功打进东南亚区域。日本艺术家还将《虾球传》改编为话剧,在东京常演不衰。对话四:“南天王”东兴籍人陈济棠。陈济棠,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大将,曾任我国国民党中央履行委员等职,统领广东海陆空三军,把握广东省党政军大权,长期主政广东,人称“南天王”。陈济棠1890年2月12日出生在东兴马路镇,父亲是清朝秀才,在乡下设私塾教学。陈济棠6岁入私塾读书,16岁参与乡试,榜列第三,后于1907年入广东陆军小学并参与同盟会。陈济棠1929年至1936年主政广东,对广东的政治、经济、文明教育等方面均有严重影响,他为家园创办了防城中学、防城医院、慰慈救助院等多样新式民生安排。1980年9月,邓小平同志接见了陈济棠的儿子——美籍华人电子学家陈树柏博士。……小小的东兴,居然隐藏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文明现象和前史名人,让人震动!这勾起我探寻东兴文明现象的浓厚兴趣。所以,我与《文史春秋》修改部的同志们一同策划出书了东兴汇路专刊,对进一步研讨、维护、传承、开发“东兴汇路”侨批档案作业助了一臂之力,社会反应较好。今日的东兴,必定比以往有更大作为。它仍然是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西南泛珠三角与东盟经济圈的中心区域;是“一带一路”和世界陆海通道的重要节点;是我国与东盟最快捷、最理想的世界陆海通道;是我国联合东盟和国内最快捷、通关功率最高的口岸城市。跨境金融、电商、物流也发展迅速,在开释“海”的潜力,激起“江”的生机,做足“边”的文章上,坚持“世界视界,国家定位,国门形象”规范。这样的边城怎能不吸引人,怎能不心旷神往?也因而,更让我有了爱上东兴的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